所有产品

黄金城彩票安博会如安防行业的一面镜子反映着

  如果将安防行业的变革分为几个阶段,那么耳熟能详的三个浪潮一定是,从模拟化、到数字高清化、再到AI化。

  而对应的标志性硬件设备就是VCR、DVR光刻机、高清网络摄像机,以及 AI摄像机、智能视频分析服务器等。

  从一个半天的小展,到连续几天的行业大会,安博会正如安防行业的一面镜子,反映着安防发展的脉搏。

  这其中既有技术自然发展的脉络,也穿插着911、2018年奥运会等关键事件。

  当时刚刚步入改革开放,百业待兴,基础设施建设也渐渐兴起,这时,安防的需要也应运而生。

  不过,到90年代初,中国的本土安防制造企业还几乎为零,主流的报警、监控产品几乎被国外品牌所垄断,安防企业也以工程商为主,用业内人的话来说,当时“技术还很一般”。

  而“安防第一展”安博会就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了。第一届安博会创立于1989年,最初创始人杨金才最初是为了将保安器材卖到内地市场,决定做一次产品展销会,于是就有了第一届CPSE安博会。

  此时,国外安防产品几乎都是通过香港,以深圳为产品的集散地,以代理方式进入大陆市场,这也奠定了深圳早期安防之都的地位。

  松下、索尼、三星电子、安定宝、霍尼韦尔、博世安保等日韩、欧美国家模拟监控、DVR、防盗报警、门禁对讲产品都是安博会上的常客。此时主要的产品形态,也处于以VCR(盒式磁带录像机)为代表的传统模拟监控阶段。

  很多入行早的老安防人,都还能向掘金志回忆起当时在国外厂商中工作时的情境。

  作为一个安防老兵,宇视副总裁姚华也在回忆自己进入安防行业和宇视发展的一篇文章《我与安博会17年》中写道:

  “当时安防展的第一印像是安防厂家都集中在日本、欧洲、北美、以色列等国家。国产厂商则非常少,大多是做一些监控周边器件,例如:中文字符叠加器、视频分配器、视频同步器、摄像机护罩、电源,能做视频切换器或者视频矩阵,已经非常罕见的了。

  第一代的数字设备我是1998年才在展会上遇见。Axis(安讯士)我用过他第一代电话线传输的DVS、开始有用PC机+视频捕捉卡做数字监控的已经是1999年了。

  另外超多的是工程商的展位,很多工程商展示自己做过的项目,以及自己所代理的产品。”

  而安防这一最初的模拟时代则被2000年后、特别是国内DVR(数字视频录像机)厂商的兴起逐渐终结。

  国内安防界开始在国内厂商的带领下,逐渐开始走上数字化视频录像道路,今日的巨头海康、大华开始进入视野。另外,国产的矩阵品牌也开始崭露头角。

  而这期间对安防影响最大的两个事件,莫过于911事件和2008年的奥运会。

  2001年911事件的发生,引发了全社会对公共安全的关注。也对过去十年的安全问题进行了预定义。安防监控行业由此开始高速发展;国内平安城市项目开始大规模建设,数模结合方案开始应用到平安城市监控项目中。

  2001年11月,海康三位创始人带领28人小团队在杭州“落户”,海康正式成立,开始了出售板卡、DVR起家的发家史。胡扬忠在后来的采访中曾表示,公司刚成立时,其实“今日不知明日事”,但幸而赶上了“视频监控行业技术换代的契机”,乘风飞起。

  这一契机下,到2005年国内DVR品牌已有20多个。这个阶段去安博会参展,能直观感觉到国内矩阵厂商、光端机厂商开始迅猛发展。

  2006年后,由于平安城市监控建设越来越大,已能很明显看到模数结合方案面对大规模的建设需求越来越力不从心。新的IP数字监控系统加速设计研发,新的系统与数模结合方案、运营商主导的全球眼方案都在市场上展开了充分竞争。

  一场奥运会的举办也让我国对国产安防设备重视提升,安防开始向建筑、机场、公安、交通等多领域拓展。同时面向IP高清压缩视频的革命开展,也带动了海康、大华等巨头的崛起,开启了海康等称霸的新十年。

  而从此时起,安博会的展位开始一位难求。会议期间住宿也是件难事,很多国内外参展商采购商提前几个月就把会展中心附近的酒店订购一空。

  到了2010年后,数模集合方案和全球眼方案慢慢退出了公众视野。安防基本实现了向高清的转型。

  从此开始,安博会上,各个厂家无一例外地将高清标榜成为自己产品的亮点。2012年高清从拼概念进入到实战肉搏战阶段,无论是前端摄像机还是后端存储、显示,各个厂家都将高清推到了最前沿并展出应用成果。

  到了2014年众多厂家纷纷推出了基于4K高清、H.265编码的系列产品,超高清从前端到后端产品跟进迅速。

  而从2010年起,更是安防行业数字化、高清化发展并过渡到人工智能时代的快速发展期。

  这一阶段,智能视频产品层出不穷。绝大多数厂家也开始力推解决方案,尤其是后端管理软件。

  头部企业纷纷以视频内容分析切入不同行业应用,推出了大量细化的产品和解决方案,开始由产品制造商向解决方案提供商转型。

  2015年以来,随着深度学习技术成熟,AI技术开始逐步在安防领域落地。2016年安博会,安防巨头海康、大华、宇视都提出了“人工智能”的概念。与人工智能相伴而来的,是具备深度学习高性能芯片的迅速蹿红。同时,安博会期间云和大数据的热度不减。

  而从整体来看,2010年后再看安博会,会发现这时国内厂商迎来了快速崛起,安博会也开始大得看不完。

  此时的安博会上,国内厂商基本占据了大部分主流厂商的席位,国内厂商做的几千路图像,相比于外国品牌千级前端数量的数字监控系统,已经完全反超。而国外厂商则缩小到每年只有十几家。

  前几轮安防技术的驱动来自于编解码技术的进步、视频分辨率的提升以及传输方式的进步,编解码技术从MPEG-4到H.265、分辨率从一百万像素到4K、传输方式从模拟到智能到IP,从始至终,都是技术在驱动安防的发展。而最近的重大技术方向就是AI。

  2017年的安博会,一眼望去,除了非监控及指纹锁厂家,和监控相关的厂商都带了点AI,好像没有AI似乎都不好意思去参展了。

  展会上很多摄像机都开始向“AI摄像机”发展,后端服务器上出现了“AI智能服务器”,DEMO的演示上,都在显示人脸识别、车辆识别、视频结构化及大数据研判方面的效果。

  单画面抓取100个人脸、人脸抓取率99.5%、百亿人/秒人脸识别比对,800路实时视频结构化,大数据云图等这些新的名词开始越来越进入主流视野。

  人脸识别、智能人证对比、智能访客管理、智慧停车、智慧工地等系列技术和新方案,也开始成为安防行业的新生力量。

  AI为安防带来的机遇,也吸引了很多商汤、旷视等AI初创厂商直接入局,华为、阿里等厂商跨界进入“大安防”市场,这也为2017年及其后的安防市场带来了更多看点。

  2018年安博会的关键词仍非常清晰,AI仍被大写,并且从概念扩展到算法,逐步走向产品、方案、场景、生态。

  大势向前,惊喜偶有。后端转前端的趋势,软件转硬件,以及不同势力抢占市场的格局也逐渐形成。

  经过2017年的AI爆发,2018年的静水深流,2019年将大体继续延续之前的趋势。

  可以预见的是,2019年的安防市场和安博会,格局基本不会有太大变动。但同时,经过两年的落地沉淀,AI技术和方案落地的问题会浮现并更加清晰。

  2018年厂商们,海康和大华等巨头都提出了一系列的概念,如云边融合、HOC城市之心,到今年,除了既有的各种前端的不同类别、型号的摄像头设备,以及后端服务器、各场景的解决方案,行业将更加关注这些大厂是否能进一步讲清自己的战略布局、所主打的概念是否有更多落地。

  软转硬的趋势也是值得关注的一点。无独有偶,作为行业中的前两名,海康和大华也都开始了自己的自研芯片项目,早先大华曾公布在自己的摄像头中已使用了自研的芯片,而大厂们是否还有更多的进展。尤其在安防芯片这一炙手可热的硬件上,拿出大厂的实力,“教育”后入局者。

  巨头华为又是否能跨界打击安防厂商,实现城市级的平台;AI初创企业们是否在高估值的压力下,找到安防行业更好的变现道路。

  在安博会前夕,AI掘金志在安防的一系列产品和解决方案中,将视线集中于AI安防产业中最值钱、也是最“硬”的部分:“AI芯片/端到端视觉芯片解决方案/AI服务器”等产品领域,并想在这其中找到目前安防发展的答案,以及这些不同势力的安防厂商们,是如何看待局势和摩拳擦掌的。

  洞悉安防的技术趋势,安博会前一天(10月27日),雷锋网AI掘金志将以“城市视觉计算再进化”为主题,在深圳举办首届“全球AI芯片城市智能峰会”。

  此前我们用两年时间打造了「中国人工智能安防峰会」及「CCF-GAIR视觉智能专场」,树立了业内首屈一指的垂直论坛品牌。

  往届峰会上,多位享誉世界的院士、Fellow、安防企业首席智能技术高管,以及AI独角兽创始人和知名投资人,在论坛发表重要演讲,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CCF理事长高文,CVPR、ICCV大会主席、IEEE 院士权龙,清华大学微电子所所长、IEEE 院士魏少军等,不断刷新着安防人的AI认知。

  受众将面向安博会参会者中最核心的前端芯片、云端芯片、人像抓拍机、智能NVR、分布式存储服务器、人脸比对服务器、视频结构化服务器等产品与一体化解决方案采购方代表,以及政府公安官员和投资人。

  同时,大会也将汇聚全球极具代表性的AI芯片、智能服务器、安防、计算机视觉企业高管,联合政、企、学、研、投、媒六界顶层资源,共同探讨智能城市背后算力引擎的未来。